微信:maiyuepu

产品
  • 产品
搜索
首页 >> 资源下载 >>作品介绍 >> 音乐家们的趣味小段子
详细内容

音乐家们的趣味小段子

指挥《莎乐美》不出汗


芝加哥交响乐团的前任指挥、著名的美籍匈牙利血缘指挥巨匠弗里茨·雷纳,属于那种在指挥台上最稳健、最不动声色的指挥家,他和以伯恩斯坦、小泽征尔为代表的“狂舞派”指挥构成激烈比照。


有一次,雷纳指挥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莎乐美》,这是一部充溢了歇斯底里式激情的作品。在演出完毕后,雷纳不只没有像大多数指挥过这部歌剧的指挥家那样大汗淋漓地走下指挥台,相反,他脸上没有一滴汗水。有人十分不解地问他,为什么能做到在指挥了《莎乐美》这样的作品之后不出汗,他援用了理查·施特劳斯(《沙乐美》的作曲家同时也是指挥家)说过的一句名言:“感到热烈兴奋的应该是听众,而不是指挥。”


青年作曲家的维护人 在美籍俄裔指挥巨匠谢尔盖·库塞维茨基担任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指挥期间,乐团演出了大量当代作曲家的作品。


库塞维茨基鼎力倡导现代音乐,并鼓舞青年作曲家停止创作。但是,这些新作品远不如古典作曲家的作品那样能遭到公众和批判界的欢送。有一次,在演出了美国当代作曲家艾伦·科普兰的钢琴协奏曲后,有位批判家责备道:“科普兰的协奏曲从头到尾都是折磨人的恐惧声响,钢琴不是演奏,而是胡乱地敲击出声音。”


关于这种责备,库塞维茨基的一向做法是:将这部作品再演奏一遍!


不识货的窃贼


有一次,著名美国小提琴家帕尔曼在卡内基音乐厅举行独奏会。为了这次演出,他特地向他的母校朱丽亚特音乐学校借了一把瓜乃利·德尔·吉苏小提琴。演出完毕后,在承受人们的恭喜时,帕尔曼随手将这把琴放在了边。过了一会儿,当他再找它时,发现它已被人偷走了。


这使帕尔曼和他的亲友们着急万分,由于像瓜乃利·德尔·吉苏这样的由古代制琴巨匠手制的名琴无价之宝,作为一个刚刚在乐坛崭露头角的青年小提琴家,帕尔曼如何赔偿得起?他们立刻报了警,后来,这把琴被找到了,那个偷琴的窃贼以15美圆的价钱将琴典押给了一家商店。当然,帕尔曼只用15美圆就顺利地赎出了这把名贵的提琴。之所以会有这种出其不意的侥幸,要感激那个不识货的窃贼。


而且,还应感激那名窃贼的是,就在此事发作的第二天,有家著名的报纸在头版显赫的位置上发表了题为“瓜乃利小提琴失窃案”的报道,记叙了这件事的经过。这无疑对进步小提琴演奏家帕尔曼的名望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奇异的交融


一天晚上,在音乐之都维也纳的一座音乐厅里,钢琴家弗里德里希·古尔达,正在与著名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协作演出音乐巨匠贝多芬的“皇帝”协奏曲,古尔达以本人精深的技艺使这部杰作的内涵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乐曲以古尔达弹奏出的洪亮的和弦和乐队雄壮的齐奏完毕,观众席里迸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在谢过幕之后,古尔达走出音乐厅后台,赶到一家夜总会,与曾经等在那里的几位乐师打过招呼之后,就坐到钢琴前摇头晃脑地演奏起爵士乐来。前后相隔不到一小时,古尔达的举止却判若两人,他演奏的音乐也大相径庭。贝多芬与爵士乐,这二者难道能统一同来吗?古尔达却能把它们表现得同样出色,难怪评沦家们要把钢琴家古尔达称为“乖僻的交融”。


乖僻的演奏习气


蜚声世界乐坛的加拿大著名钢琴家顾尔德,在演奏时的样子很是与众不同。他并不坐在普通的琴凳上,而是双腿穿插地坐在一把陈旧的、四腿锯短的矮椅上,下巴刚好够到钢琴的键盘,一边弹奏,一边摇头晃脑地哼唱出一些乖僻的音调,这些从他嘴里发出的毫无旋律的小调与他手下弹奏出的漂亮、流利的音乐竟然各行其道,互不干扰(其实,若认真听,会发现他哼的常常是复调作品的"内声部")。但是,在录制唱片时,录音师们却不得不绞尽脑汁地运用各种现代录音技术, 以便把不可防止地伴随演奏一同录下来的顾尔德的哼唱声从录声中消弭掉。在只需求一只手弹奏时,他便用另外一只手在空中挥来挥去,好像指挥普通。


此外,他在演奏时还常常戴上一顶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式样乖僻的瓜皮小帽。


谁是谁非


有人曾经问圣-桑:“你以为你的同行、作曲家马斯内这个人怎样样?”


圣-桑答复:“他是一位歌剧作曲家,我以为他没有多大出路。”


后来这个人又问马斯内:“你以为圣-桑这个人怎样样?”


马斯内答复:“圣-桑是一个出色的作曲家,我以为他很有才干。”


那个人很惊奇地问:“你真的这样想吗?可是圣-桑对您完整不是这样看的。”


马斯内很有把握地说:“这个我晓得,他跟我一样,都有个缺点,就是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完整不同。”


向巨匠讨教


一次,有位少年去讨教莫扎特。他说:“您能通知我怎样写交响乐吗?”


莫扎特笑容着对他说:“我看你如今写交响乐不免早了点,你为什么不练着写些小曲呢?”


那位少年立即不服气地说:“您开端写交响乐的时分不是才10岁吗?”


莫扎特性头称是,他说:“可是我那个时分并没有问过谁怎样写交响乐呀!”


“魔鬼的颤音”


著名意大利作曲家朱塞佩·塔蒂尼有一首颇受欢送的奏鸣曲,被命名为《魔鬼的颤音》。据作曲家本人讲,这个曲名的由来,有这样一个新奇的故事。


在1913年的一天晚上,塔蒂尼做了一个梦,梦到他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得到的报酬是魔鬼甘愿为他效劳。塔蒂尼将本人的小提琴交给魔鬼,看看他能拉出什么好听的音乐,这位魔鬼先生演奏了一首美好得出奇的奏鸣曲,其精彩和纯熟使得塔蒂尼冲动地连气都喘不过来。正在这冲动万分之际,他醒了过来,想到梦中的情形,赶紧抓起小提琴凭记忆拉出了梦中魔鬼演奏的那首奏鸣曲,并且把它记到谱纸上。


这就是《“魔鬼的颤音”奏鸣曲》。


没有指挥的乐队


“指挥关于乐队到底起什么作用?没有他乐队能不能演奏?”


这是很多人经常会产生的疑问,它反映了人们对指挥的作用的不了解以至疑心。


带有这种疑心的不只仅是普通的音乐喜好者和那些基本不懂音乐的人,也包括某些专业的音乐家,于是,在1922年,莫斯科呈现了一个令人注目的演奏团体“帕西姆凡斯”,这个乖僻的名字是下列称号的俄文字母缩写:第一无指挥交响乐队。这个乐队是由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小提琴教授采特林发起成立的,其成员都是来自国度大剧院管弦乐团和莫斯科音乐学院的优秀演奏家,他们有意向人们证明:没有指挥也能够演奏。由于没有指挥,他们经过集体讨论来构成对每一首乐曲的处置方式,经过大量极端认真、细致的排演,他们使本人的演奏到达了很高的程度。这个乐队演奏过大量俄国和欧洲经典作曲家的作品,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当苏联著名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从国外回到莫斯科听了这个第一交响乐队的演奏之后,有人问他有什么感受,他答复说:“我非常喜欢这个乐队的演奏,不过,假如有指挥就更好了。”


10年后,“第一无指挥交响乐队”解散了。以后没再有人尝试过成立“第二无指挥交响乐队”。


卡拉扬扮演走私贩子


卡拉扬是-位多才多艺的音乐巨匠。在演出歌剧时,他并不像普通指挥家那样只是指挥音乐局部的演奏和演唱而花招剧方面的事交给导演去管,他同时也是他指挥演出的歌剧的导演。不过,卡拉扬在戏剧扮演方面的才干并不只表现于这-个方面,他有时还做出-些让他的那些崇拜者们吃惊的举措来。


1967年,卡拉扬在萨尔茨堡节日剧院指导了比才的歌剧《卡门》的演出,这次演出被拍成了电影。人们留意到,在歌剧中的那些走私贩子中,有一位在形象上有些与众不同,他戴着一顶破了边的旧草帽,脸上化装成黝黑色,一双狡黠的眼睛不停地转动


第四圆号哪里去了


像许多指挥巨匠一样,斯托科夫斯基也是一位以听觉敏锐著称的指挥家。一次,他指挥费城管弦乐团排演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当乐队演奏到冲动人心的高潮时,斯托科夫斯基忽然请求乐队停下,他喊道:“我怎样没有听见第四圆号的演奏?”


第四圆号演奏员答复说,他谱架上没有乐谱。原来,排演前担任分谱的人遗忘把第四圆号的分谱放在谱架上了。这样,第四圆号就只好同第三圆号一同演奏了第三圆号的谱子。这一切是逃不过斯托科夫斯基的耳朵的。


深入启示


就像本世纪上半叶的许多指挥家一样,弗里茨·雷纳也是指挥巨匠尼基什的崇拜者,他应用一切时机观看尼基什的音乐会和排演,尽量认真地察看尼基什的每一种指挥技巧,模拟尼基什的每一个动作和手势。


但是,有一个阅历给了雷纳以很深入的经验。那一次,尼基什指挥演奏的是德国作曲家威柏的歌剧《奥伯龙》序曲。雷纳发现,尼基什用-个十分有表现力的手势引导乐队奏出了序曲快板局部到来之前的那个激烈的和弦,获得了令人沉醉的效果。后来,在雷纳本人指挥这首乐曲时,他迫不及待地把学来的这个手势在乐队面前实验了一下。出乎他预料的是,固然他运用了和尼基什完整相同的手势,但基本没产生同样的效果。


这个阅历使雷纳认识到,单纯模拟那些指挥巨匠的手势是无用的,每-位指挥家都有他本人的手势和共同的信号,他将依据本人的生理特性和启示人的才能而发挥这些手势和信号对乐队队员产生的影响。一个真正的指挥家的才干正是表如今这一方面,而不是表如今他的动作上。


微信号:maiyuepu

微信号:11238569@qq.com

微信公众号:乐谱达人

微信小程序:乐谱伴奏达人

关注公众号!查看更多乐谱!

技术支持: 思淘科技 | 管理登录